推广 热搜: 蛇病防治  水律蛇  防治  眼镜蛇  养蛇技术  蛇病  饲养  病敌害  五步蛇  蛇蛋 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养蛇技术 » 养蛇资讯 » 正文

养蛇财富险中求

养蛇实战技术教程,在家边做边学!  中国最大的养蛇合作社?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5-08-25  浏览次数:90
核心提示:王一民家乡附近的养殖场都建在了山区,但他考虑到交通便利的问题,在南宁市的江南区租下了地。但他当时万万没有想到,养殖场地的选址问题给他的养蛇路埋下了一枚定时炸弹。
 这面高达2米的围墙圈地近50亩,然而竟然没有一道通向外界的门!


养殖场 

这些飞檐走壁、翻墙而入身影,使这座建筑更增加了神秘的色彩,的确如此,就连当地人也不知道高墙大院里是一番什么景象,因为里边的建筑都是深藏地下。

 

是谁建造这样的建筑,围墙里隐藏着什么秘密?王一民就是这个建筑的设计者,短短3年的时间,他就积累了另周围人羡慕巨额财富。

 

这是广西壮族自治区的天等县,应村农民王一民中从小生活在大山里。王一民做过粮食经纪人,到广州打过工,在外边折腾了几年也没有找到赚钱的门路,当王一民为创业苦心积虑的时候,他发现身边人的生活却在悄然发生着变化。

 

王一民:“养殖场、专业大户,老板都有好的车开,穿的衣服都很漂亮。”

 

这些人靠什么赚钱的呢?王一民开始留心,结果让他恍然大悟,原来财富就在身边!

 

大山环绕、耕地少,特殊的地理条件使天等县附近的蛇类资源丰富。虽然当地农民都有些怕蛇,但还是有人冒险养蛇,并靠养蛇致了富。

 

养殖户张馨文:“养蛇除了粪便之外,样样都有用,像2008年金融危机,它还卖的120元一斤,这条蛇8斤,将近1000元钱。”

 

家乡的气候条件适合养蛇,如果养蛇也不用远走他乡出去打工,更主要的是王一民了解到在广州有一个蛇产品批发市场,销路不用愁。于是,王一民决定开始养蛇。

 

王一民:“他们也说养毒蛇被咬过,都还是在养,肯定是经济效益很高。”

2009年,王一民到林业部门办理了陆生野生动物驯养繁殖许可证,投入了20万元钱,按照家乡附近比较常见的笼养方法,开始人工养蛇。王一民家乡附近的养殖场都建在了山区,但他考虑到交通便利的问题,在南宁市的江南区租下了地。但他当时万万没有想到,养殖场地的选址问题给他的养蛇路埋下了一枚定时炸弹。

 

为了养蛇王一民拿出了自己全部的积蓄,他买了近3000条剧毒眼镜蛇存养在五栋蛇房里,但只养了一个月,蛇笼里就开始出现了死蛇,而且越死越多,原因不明但症状相同。

 

王一民:“发现死的蛇皮总是这样皱起来,皱起来,80%以上都发现这样,所以我们就考虑到没有相对的湿度。”

 

一条蛇的成本接近100元,每天有几十条不明原因的死亡,这样一天就白白扔掉几千元钱,况且建厂之初已经花光了所有积蓄。刚过了两个月,王一民夫妻就开始了借钱度日的生活。

 

王一民妻子黄彩虹:“向朋友亲戚借钱,那时候借了好多。我们做生意赚了多少钱,都投资下去了,我们好像是什么都没有了。”

 

王一民:“我都不想干了,干得这么辛辛苦苦,本来都赚到钱,为什么最后死了几千条蛇。”

 

本想养蛇致富,不了养蛇败家,几万元钱装起的蛇笼只能闲置。就在王一民夫妻不再对养蛇赚钱抱有任何幻想的时候,一个人物的出现,不仅让王一民感到惊喜,同时也有些不可思议,因为这个给他指点迷津的,正是他的母亲!

 

王一民的母亲一直生活在大山里,只能听懂和说出一些简单的普通话。老人家见惯了山里窜来窜去的野生蛇,随手逮一条绝对不在话下。

王一民母亲黄春秀:“我不怕。”

 

记者:“你以前就抓过蛇?”

 

王一民母亲黄春秀:“抓,做工的时候抓蛇。”

 

王一民建了这个养殖场后,把母亲黄春秀接过来帮忙养蛇,那些日子蛇每天都在死,儿子着急媳妇上火,老人家却暗地里开始了另一项尝试。

 

当时这里有一个废弃的石灰坑,黄春秀拿了十几条蛇就悄悄地放了进去。

 

养殖场员工黄子勇:“坑旁边种草啊,毛豆啊那些,然后做了一个篷,下雨也不会淋到下面去。笼里养的死了,她就放到废坑下面去,看活不活。”

 

黄春秀在儿子不知情的情况下,观察着养在洞里的蛇,养了个把月,这些蛇不但没有死,而且还很健壮。就在想要放弃养蛇的时候,母亲把他带到了那个地方,并让他拨开了盖在洞口的植物。

 

王一民:“有一个小洞,她放几十条蛇下去,拿过去对比我们的笼养蛇,比我们笼养的蛇漂亮。”

 

与老家山区建的笼养场地不同,王一民的养殖场所在地区空气湿度较低,母亲的实验可能会解决空气湿度的问题,这让王一民又看到了希望。

 

王一民:“我心想笼养失败了,放养有机会了。”

 

在我国允许养殖的蛇有蟒蛇五步蛇和眼镜蛇等品种,全国大小养殖场有上千家,主要分布在华南地区,其中以广西最为集中,养殖技术一直是各个养殖场发展的最大障碍。王一民要挖池散养毒蛇,它能够成功吗?在母亲的启发下,王一民带着工人建散养蛇池,他首先建起来的是给蛇过夏的池子。笼养时在湿度上吃了亏,于是在建这个散养池的时候,如何控制湿度,王一民煞费苦心。

 

王一民:“我这个深度刚刚是40厘米,夏天用的池子,湿度太大不行,湿度太低也不行,下雨的时候如果你挖深了,水泡进来,蛇就活不了了。”

 

池子是建起来了,在当地那个神秘的建筑也开始逐渐成型。这一层层养殖架和下边的池子是相通的,根据温度的变化,蛇可以上下活动。

 

保险起见,王一民首先用了三十条蛇做实验。蛇果然没有死,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下,然而好景不长,一件更可怕的事情发生了。

 

有一天,王一民突然发现散养池里的蛇少了!如果以前笼养还能看到死蛇,但在散养池里蛇却在莫名其妙地在减少,难道是蛇吃蛇?

 

王一民:“一斤多的蛇不能相吞。”

 

当地人都知道,蛇可以活吞老鼠,之后还能从鼠洞里爬走。但仔细检查也不见有鼠洞,那么是蛇越墙而逃?

 

王一民:“围墙一米八高,蛇也不能飞得上去。”

 

看来都不可能,蛇却一天比一天少,只有结果,不知道原因,种种猜疑让蛇场的气氛变得紧张。于是,王一民守在蛇池内,工人则轮流在蛇池外巡逻,黄理中一定要弄清楚原因。

 

工人覃立忠在墙外巡逻时,听到了围墙的柴堆下有窸窸窣窣的声音,走过去,果然发现一条蛇,并且断定是从散养池里跑出来的!

 

养殖场员工覃立忠:“一看就知道是我们场里面跑出来的。”

 

记者:“为什么?”

 

覃立忠:“那条蛇很肥,还有性格温顺一点。” 蛇池的围墙接近两米高,上面又没有出现任何洞口,蛇是怎么从墙内跑到墙外的呢?得到蛇又逃出去的消息后,王一民紧盯着几十条蛇,终于发现了问题所在。

 

王一民:“刚开始我砌的墙跟这个差不多,这边不抹平,这边又不抹平,这个是成直角的。当时我是在另外一个角看着它爬上去的,它爬上去这边摆,摆来摆去,就是从这边摆出去了。”

 

知道了蛇出逃的真正原因,王一民夫妻立刻对蛇池进行了一番改造。

 

王一民妻子黄彩虹:“墙角砌砖上来是直角,抹平的时候加点水泥在中间,抹过来就搞了一个圆角。”

 

王一民:“墙抹平,抹得很光滑,蛇怎么爬都爬不上去。直角摆得上去,圆角怎么摆都摆不上去。”

 

改造了围墙,再也没有出现过蛇出逃的现象,也没有发生批量死亡的事情。在几乎赔得倾家荡产后,养蛇总算取得了成功。在那之后,王一民又先后建起了60个夏天用的散养池。根据成功的经验,王一民还为蛇建起了10个越冬池,围墙越建越高,地窖越挖越深。

 

为了适宜的湿度越冬池有2米深,电加温设施的提供让这里恒温在25摄氏度左右,蛇在这样的环境中不会冬眠,四季都能进食,一条蛇一年就能多得到300元左右的利润,这样一个越冬池每年都能为王一民带来30万元的纯收入。

 

每年的4月,王一民都要把越冬池里的蛇搬到夏天用的池子,记者采访时,正赶上王一民兴师动众。

 

从越冬池取出来的蛇,王一民会仔细检查后放到夏天用的池子里,本是个驾轻就熟的动作,意外却发生了。

 

在为毒蛇搬家时,王一民突然被蛇咬伤

 

记者:“你被蛇咬了?”

 

王一民:“对。”

 

记者:“快点来人。”

 

王一民:“开水,你开水,帮我开水。”

 

记者:“要把这拧开,把水拧开。”

 

王一民:“它肿得太快了。”

 

黄志勇是王一民的内弟,也是蛇厂里经验最丰富的工人,他立刻对王一民进行了紧急救治,但被毒蛇咬伤的部位在几分钟内迅速肿胀,而且有些地方开始变了颜色。人一旦被毒蛇咬伤,会引起局部坏死、内脏受损、呼吸系统障碍,如果毒量过大,还能致死,咬伤王一民的正是一种剧毒蛇——眼镜蛇!

 

经过简单的处理,记者陪着王一民匆忙赶往广西医科大学的附属医院,晚一分钟结果就会大不相同。

 

王一民:“你拿我的背包。”

 

在路上,王一民的手指肿胀得更加厉害,我们都清楚如果耽搁一秒钟,王一民失去右手甚至整个右臂的危险就会加大一分。

 

记者:“要是在老家,离医院远的话,处理得很着急是吗?”

 

王一民:“离医院远,就怕了,怕以后残废,所以就用刀把它砍掉了,把整个手指头砍掉,这个手指头都砍掉。”

 

在被蛇咬伤之后的30分钟左右,王一民与记者赶到了广西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的急诊室,李启斌医师的检查结论让大家都变得更加紧张。

 

记者:“他这个情况严重吗?”

 

广西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教授中国蛇协副会长李其斌:“这个毒量比较大了。”

 

被毒蛇咬伤后,不能挤压伤口,应立刻吸出毒液,之后可用一些制剂将蛇毒破坏,治疗过程需争分夺秒。

 

李其斌:“刚才没有感觉的,现在有点感觉了,说明组织破坏已经停止了。”

 

为王一民处理好伤口以后,还要等待血液检查结果,才能最终确定蛇毒有没有损伤内脏,医生建议王一民住院观察。

 

王一民靠养殖毒蛇险中求财,毒蛇究竟有什么市场价值,这些可怕的动物又怎么变成现实的财富呢。

 

这是位于广东省从化市的一个禽畜农副产品批发市场,与其他批发市场不同的是,这里的每天有上吨的活蛇交易量。

 

市场部经理李耀光:“国家允许的,养殖场有批文的,眼镜蛇,水律蛇乌梢蛇,在我们市场都可以经营,有经营许可证的就可以。市场的活蛇销售量每天有多少,有3吨。”

 

在王一民的养殖场内,存养着近万条蛇,这个蛇类批发市场就成了他销售的主要渠道,为了直接销售,他还在这个市场上开了一家店铺。

 

记者:“哪个是王一民的店铺?”

 

管理员龙宝矿:“这边这个。他现在回广西了,给蛇咬住,他回广西去疗伤了,本身前几天还在这里开门的。”

 

记者:“他主要卖什么样的蛇制品?”

 

管理员龙宝矿:“基本上是活蛇,拉过来活蛇卖。”

 

在这个市场里,像王一民这样的店铺有几十家,活蛇被买走后,有的就地经过处理后加工成了蛇干。

 

销售商王元生:“什么样的蛇就是什么样的价格,这个是午休蛇干。这个能卖多少钱,这个能卖差不多120元钱一公斤。”

 

记者:“咱们的蛇干主要销往什么样的地方?”

 

王元生:“一般的就是制药厂,这些地方,都是做药材用的。” 除了蛇干,在市场里我们还见到了由蛇做成了各式蛇酒。蛇干、蛇胆和蛇鞭等,可以直接入药或泡制蛇酒,而蛇制品的应用,远远不止这些。

 

李其斌:“蛇确实是全身是宝,比如说,你看到这里,蛇皮可以做很多精美的蛇皮包,蛇皮带,二胡里面也是用蛇皮做的。蛇肉还可以做成一些营养胶囊,营养液,还要保健品等等。蛇油也是个宝,蛇油美容霜,蛇油烫伤膏,这些现在都成功地开发出来了。蛇胆目前在医药上也是很有用,蛇胆川贝液就是比较好的止咳药。蛇里面最大,最好的开发前景的就是蛇毒。”

 

在蛇类的初级产品中,价格最昂贵的,就是蛇毒,黄理中就曾经为销售蛇毒费尽心机,不料又被蛇毒所伤。

 

经过24小时的观察救治,王一民安全出院,又回到了养殖场。

 

记者:“回来了,手怎么样了。”

 

王一民:“手好了,差不多了。”

 

记者:“还是有点烂了。”

 

王一民:“还是有点。”

 

记者:“你现在感觉怎么样?”

 

王一民:“感觉手好多了。”

 

这次被蛇毒伤得不轻,当初王一民却为卖蛇毒伤透了脑筋。因为活蛇可以拿到市场上直接销售,可蛇毒拿过去给谁谁不要。王一民四处打听,谁也都说不清楚这蛇毒到底都卖到了哪里,但所有的人都告诉他蛇毒的价格不菲,似有似无、若即若离的蛇毒市场,让王一民感到十分诡异。

 

王一民:“到处去问,这边有没有销路,那边有没有销路,总是找不到销毒液的销路。”

 

虽然蛇毒市场无影无踪,只要它存在,王一民相信就能够找到,因此,只要一点机会,他绝不放过。20010年年底,王一民就参加了一次在南宁市召开的蛇类养殖技术交流会,终于让他看到了蛇毒市场的蛛丝马迹。

 

王一民:“吃完饭了,几个老头都是专家,然后到我的场地来看我的设备。”

 

几个人过来后,在蛇场里参观了一圈,就有人问了一个王一民想都没有想到的问题。

 

王一民:“几个人过来,就有一个人跟我说,你这场地蛇毒卖不卖?”

 

王一民以为这个打听他蛇毒卖不卖的人就是蛇毒的买家,可仔细了解才知道这个人是一位蛇类杂志的编辑,那他问这蛇毒到底是什么用意呢?

 

蛇类杂志编辑兰海:“原来他以为我是买卖蛇毒的,我不是搞这方面的,我不是销售商,不是的,我是懂得一些研究单位是咬一些蛇毒,我可以通过我这方面给他提供一些信息。”

 

过了几天,兰海编辑为王一民带来了一个叫陈良菊的人,这个才是蛇毒的真正买家。陈做蛇毒生意十几年,身经百战,差点因为蛇毒丧了命,还好最终只是失去了半根手指,现在却发起了蛇毒的财。每次为了能取到更多的蛇毒,陈良菊都是亲自下蛇圈挑蛇。

 

蛇毒经销商陈良菊:“这两边就是毒腺,毒腺大的毒就多。平均来说一条蛇产个1毫升毒液,平均基本上,大的话可以2毫升了。”

 

记者:“一次取”

 

陈良菊:“一次取”

 

记者:“那一年可以取几次?”

 

陈良菊:“一般半个月取一次。”

 

取毒的过程,陈良菊也是百般小心,既要保护好自己,也不能伤到蛇,断了它的牙齿。

 

记者:“蛇吐一次毒能卖多少钱?”

 

陈良菊:“大概可以卖20多元钱,就这一下就可以卖20多元钱,甚至卖到3040元钱的也有。” 蛇毒制品的开发应用,在我国还处在初级阶段,由于蛇毒终端制品较少,市场对蛇毒的需求还不高,所以,只有占领少数的销售渠道,蛇毒才能卖得出去,也才能卖得上价钱,为了保持蛇毒较高的利润,就要避免更多的人进入这个行业,蛇毒的终端市场,就成了经销商避而不谈的秘密。

 

陈良菊:“一般的制药厂我不能讲在这里,商业秘密,哪个制药厂我不能讲,一讲我那销路就被别人知道了,不讲哪个制药厂。”

 

李其斌:“互相垄断的,认识谁我都不告诉你,不然他自己找厂家,我可以降低这个价格,因为我很多,销不出去啊。”

 

陈良菊只告诉我们蛇毒销售到了制药厂,可眼镜蛇毒最终被加工成了什么样的产品,有什么样的应用呢?

 

李其斌:“不同种类的蛇就有不同的蛇毒,不同的蛇毒就有不同的作用。眼镜蛇里面的细胞毒素可以抗肿瘤,可以做成这个口服胶囊,有增强免疫,抗肿瘤的作用。眼镜蛇毒里面还有促进神经生长的东西,那些外伤的病人,血管断裂,神经断裂的病人,用了这些药之后呢,神经可以恢复得快一点。”

 

蛇毒交给了陈良菊,而不能取毒的活蛇通过市场档口直接销售,王一民的养蛇事业已经步入正轨。在采访快要结束的时候,他还带我们去了一趟在老家快要建好的养蛇分厂。

 

王一民:“我现在这个新厂占地面积有3亩地,目前来说我还要不断地向后扩展,向前面扩展。”

 

养蛇一年能给王一民带来超过200万元的纯收入,虽然经历过养殖的风险、销售的风险甚至生命的危险,但通过养蛇、养毒蛇,王一民正在实现他的财富梦想。

 
关键词: 养殖场
 
[ 养蛇技术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 
0相关评论

 
推荐图文
推荐养蛇技术
养蛇研究中心
点击排行
养蛇研究中心
养蛇研究中心
网站首页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积分换礼  |  网站留言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  |  湘ICP备13012035号-1
Powered By DESTOON